火箭
您當前位置:迅球體育 >> 新聞 >> 足球 >> 中國足球 >> 中超
粵媒:華南虎球員很難討回拖欠薪水 10家球隊解散200名球員競爭轉會
2020年02月26日 12:22:00 來源:迅球體育 瀏覽:1973 次

凈投入水漲船高的中國職業足球俱樂部好像熬不住了。新賽季還沒開始,已經有包括上海申鑫、遼足、四川fc、南京沙葉、延邊北國等10家中甲、中乙俱樂部解散。中國職業足球聯賽金字塔基礎出現動搖。俱樂部解散的同時伴隨著欠薪和失業,跟所有面臨困境的球員一樣,情人節前夕被通知解散的廣東華南虎球員,正處于職業生涯十字路口,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a

母公司虧損,球員教練被欠薪半年

2019年年初梅縣鐵漢足球俱樂部改名廣東華南虎,然后開始有轉讓傳聞。賽季結束后傳聞佛山企業有接手可能,但最終雙方談崩。無人接盤情況下,名字看起來野心勃勃且有長遠打算的華南虎宣告解散退出。

俱樂部管理層給出退出的直接理由是球員、教練不肯在薪資表上簽字,這樣根據足協規則,他們無法注冊,只能解散。知情人士透露,作為主教練的傅博上賽季被欠了60%的薪水。傅博本人不愿意對此事回應。顯然,根本原因還是投資方的資金流存在問題。

據南都記者了解,廣東華南虎球員已經半年沒有領到基本工資、績效工資和獎金。這筆總欠款在3000萬元左右。實際上梅縣鐵漢俱樂部在2018賽季就開始有欠薪發生,當時投資人用房產抵了部分工資。

上賽季效力華南虎的前申花門將邱盛炯近日在接受上海媒體采訪時表示:“看到語音通話總會有點不想接,大多是華南虎的隊友打來(借錢)的。我挺想幫他們的,但還是不太好意思地婉拒了,畢竟我自己半年也沒拿到錢了。說得難聽點,借了錢我自身難保?!?

資料顯示,廣東華南虎足球俱樂部的唯一股東是梅州市集一建設有限公司,該公司股東是占比90%的自然人劉水和占比10%的李秋玲。劉水是深圳鐵漢生態環境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梅縣鐵漢在2018賽季一度雄心勃勃,引進穆里奇和阿洛伊西奧,但更名為廣東華南虎后在2019年的投入急轉直下。

深圳證券交易所官方網站上可查的鐵漢生態2019年年度業績預告顯示,他們在這一年虧損接近8.9億元,而一年前是盈利3億元。俱樂部的大股東無法接續投錢,直接效果就是工資發不出來。

如果球員和教練組所有人都先簽字,俱樂部還在規則層面維持住中甲資格,但欠款何時能夠補上未知,新賽季繼續欠薪可能性很大。一位不愿意簽字的球員代表對南都記者表示:“眼看投資人沒有錢,也不能給我們信心,我們簽了字又有什么意義?不如干脆早點去找下家?!?

b

給球員的欠條能兌現嗎?難了

今年1月份冬訓期間,華南虎球員一邊訓練一邊討薪,俱樂部讓球員在工資表上簽字,簽字的球員可以拿到“白條”。欠條很簡單,內容是俱樂部欠球員多少薪水,沒有還款日期。俱樂部對球員口頭承諾:爭取2020賽季把欠薪結了。還在合同期里的球員更愿意簽字,已經成為自由身的球員不愿意簽字。

這意味著只要華南虎俱樂部把少數自由身球員和教練組的薪水補齊,就可以拿到全部人簽字的工資表去交給中國足協。

一位自由身球員對南都記者說:“哪怕你補不全欠款,只要補一點讓我們看到你在行動,讓我們看到還有希望,我們也會考慮簽字?!钡銟凡繘]有這種舉動。

有合同在身手里還拿著欠條的球員,能否最終拿到欠款?這種可能性在降低。打白條的時候俱樂部主體還存在,但之后俱樂部正式宣布解散退出,走破產程序,債務問題就更難解決了。

有球員咨詢律師后了解到:俱樂部是有限責任公司,按照相關法規,有限責任公司破產后,員工很難拿到欠薪了。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一位法官助理告訴南都記者:“有限責任公司破產后會進行資產清算,按照債權的有限順序進行清償。員工工資是相對靠前的債權,能不能拿到取決于排前面的債權清償完后是否還有剩余。清完即止。如果資不抵債,球員是有可能拿不到錢的?!?

一位了解華南虎俱樂部的知情人士分析:“俱樂部很多經營資金是向股東借款的,有限責任公司,注冊資本3200萬,股東注資了3200萬之后,剩下的投入都是以俱樂部借債的形式向股東借來的,所以股東也是俱樂部的債權人。如果俱樂部還有一點資產,清算完有一筆錢的話,看是先給股東還是先給員工?!?

中甲俱樂部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值錢資產是球員,但因為欠薪,哪怕有合同在身的球員,如果尋求轉會也必然以自由身轉會,俱樂部在轉會市場也不可能收回一分錢。

一位有過俱樂部退出且欠薪經驗的球員告訴南都記者:“之前效力的俱樂部解散退出,(我)也被欠薪,老板后來是一點一點地還這些錢,沒給完,但總算能給你一點就給你一點,說白了是在還良心債,全看老板自己的態度。作為球員,還是希望中國足協能夠盡可能維護我們的權益?!?

據了解,廣東華南虎俱樂部已經安排一位財務總監對接俱樂部欠薪事宜,但尚無解決方案。

c

自由身離隊算不算名額?

最早離開廣東華南虎的球員,是原本還有合同在身的曾超。這位幸運的梅州小伙回到了舊東家廣州富力,直接回到中超舞臺。華南虎的解散讓廣州富力直接省去了一筆轉會費。

更多前景未明的球員現在一邊操心何時拿到欠薪,一邊操心自己接下來的工作。因為俱樂部欠薪是事實,所以哪怕有合同在身的球員實際上都可以自由身尋找下家。

這個冬季轉會窗口,競爭上崗異常激烈。超過10家俱樂部解散,超過200名球員要尋找新東家,但現有俱樂部的位置就這么多。實際上這些位置還有縮減——

2019賽季中超聯賽俱樂部報名人數為31人,只能報4外援,有27個本土球員的位置;按照中國足協制定的2020賽季新政策,中超俱樂部報名人數改為30人,允許注冊5名外援。這就意味著每家俱樂部一線隊內援注冊名額可能減少了兩個。另外,報名年齡還有限制,注冊內援名單里至少要有3名u21首簽權球員(本俱樂部培養注冊4年以上)。

這種情況下,球員下崗后找新工作難度不小。據了解,中國足協擬定為這一大批球員再就業提供便利:宣布解散的俱樂部的球員如果加盟新俱樂部,可以不占內援轉會名額(原本每家俱樂部只有5個)。目前這個政策還沒有官宣,但官宣也只是時間問題。否則一定會導致大批量球員退出職業足壇。

廣東華南虎的解散,無疑是廣東足壇的損失。華南虎前身是鐵漢生態于2015年初收購的梅縣客家足球俱樂部,梅縣客家的前身是東莞南城足球俱樂部。2001年廣東宏遠一隊、二隊以及俱樂部的甲b資格賣給了青島海利豐,廣東宏遠的三隊、四隊在2003年組成了東莞南城,隨后開始征戰香港聯賽、中乙聯賽。

青島海利豐俱樂部在2010年的“反賭掃黑”中被中國足協取消了注冊資格,從此消失。隨著廣東華南虎的解散,廣東宏遠在中國足壇的脈絡已徹底消失在歷史塵埃中。

分享到:
北京快三走势图表